旅英华人设计师何平:幸运只留给有准备的人,全球华人名人人物网
中文繁体    |    收藏本站   
用户名: 密码:
华人新闻
当前位置 >> 首页 >> 华人新闻
旅英华人设计师何平:幸运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本社12月4日电 据英国《华闻周刊》报道,跟何平约定这个采访的起因是2014春夏伦敦时装周结束后,我在网上随意地浏览着关于时装周的新闻,猛然在《旗舰晚报》(Evening Standard)的官网上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她与英国It Girl们在一起,包括了社交名媛波比·迪瓦伊(Poppy Delevigne)、美女主持人劳拉·惠特莫尔(Laura Whitmore)……这篇新闻报道的内容大意是波比·迪瓦伊、劳拉·惠特莫尔亮相设计师何平的2014春夏伦敦时装秀首排看秀,助阵支持。

       时间倒回到3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何平,那时她在英国女装品牌Aftershock担任设计总监,是为数不多在英国知名时装企业高层管理者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华人设计师之一。采访地点约在她公司附近的一间咖啡馆里,虽然时隔三年,但我依旧清楚地记得我们见面的那一天,何平穿着自己设计的红色上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直发,不施粉黛,只是抹了一点口红,完全没有想象中时装设计师咄咄逼人的感觉,反而如沐春风。

  聊久了,会发现她的内心充满了自信,她对自己一路走过来的艰辛、苦难描绘得云淡风轻。那个时候,我曾问过她,是否想成立自己的品牌?她当时回答我说:“我还没准备好。”我继而又问:“是否有想过将自己的服装搬到伦敦时装周上吗?”她当时斩钉截铁地回答:“你会看到的,只是时间的问题。”

  3年后,何平确实如她自己所说的,她做到了!不仅创立了自己的女装品牌“PINGHE”,还在以培养新锐设计师著称的四大时装周之一的伦敦时装周上举办了个人品牌秀,并且吸引到众多英国时尚人士前来捧场,众多时尚媒体,如《Grazia》《Harper’s Bazaar》《Glamour》等都对何平的这场伦敦处女秀进行了报道。

  时隔3年,再次采访何平,地点已经从当初拥挤嘈杂的咖啡馆换到了何平位于伦敦西区Knightsbridge (骑士桥)宽敞明亮的工作室里——一栋维多利亚时期的小洋房,有自己的小花园,有大约三层楼高的大客厅。3年过去,何平并未有太大的改变,依旧一头直长发,不施粉黛,她问我,觉得她有什么变化吗?我说:“从一名设计者到今天的经营者,更有范儿了。”

       沉淀

  何平从小就学纯艺术,她说她十岁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会当艺术家,她喜欢让自己的感情奔放在艺术领域里。

  大学期间,何平获得的奖项包括上海时装周优秀女装设计和Saga北欧世家设计大奖等。在到英国前,何平已经在日本时装集团公司Kurukawa任首席设计。但为了趁年轻的时候能够学习和吸收更多的知识,看看更广阔的世界,何平选择了出国留学。2004年12月,何平以Distinction(优等生)的优异成绩硕士毕业。学校导师给予了这个得意门生很多在英国实习、工作的机会,如在伦敦时装周做实习生,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acqueen)做实习生等。

  刚毕业的时候,何平希望找到一份有收入的工作支持她在亚历山大·麦昆公司的实习工作,就每天带上自己的设计一家一家上门去卖自己的作品,也会做出很多自己设计的衣服样品拿给服装销售业的人看。作品很沉,每天晚上回到家,何平都对自己说:“哇,又过了一天。”那个时候,何平现在的老公,不过在当时还只是未婚夫的他一直在身边鼓励何平:“你就快成功了,没有什么比现在更糟糕,你就继续走下去吧。”“现在说起来其实很容易,但当时真的很难。”何平说。

  因为这些经历,何平拥有了更多的机会认识英国服装业的业界人士。2006年,何平因为之前丰富的工作经验和学历,经过3轮激烈的面试,拿到了Aftershock的首席设计师职位。

  Aftershock是英国一个奢华品牌,拥有麦当娜(Madonna)和乌玛·瑟曼(Uma Thurman)这样的明星顾客,在全球包括巴黎、米兰、迪拜等地设有品牌专卖店。作为Aftershock的首席设计师,何平每天工作至少8到10个小时,她带领着整个设计团队,从服装设计、打样,到投入工厂生产,都要参与并负责,还时常飞往中国、印度、西班牙等地了解工厂和专卖店销售情况。在何平的带领下,Aftershock的时装风格已经变得越来越“何平”,过去Aftershock的服装很妖艳夺目,何平让它变得更自然、更实用。Aftershock在何平加入时只拥有50家品牌店,但在何平加入其设计团队的四年后,已经世界各地拥有150家品牌店。

  蜕变

  3年前,当我问何平是否想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时,她是这样回答我的:“一开始毕业工作的时候,我认为如果成立自己的工作室的话,时机并不非常成熟,因为这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对西方服装市场的了解和认识还很肤浅,因此我选择‘打工’这个途径,从中吸取各种经验和教训,我觉得这对于我自己来说非常重要。也许在很近的将来,我会在伦敦成立自己的品牌,这个时候我一定是胸有成竹。”

  比起其他华人设计师,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何平更加成熟,也更清楚自己的设计之路该如何迈出踏实又有效的一步,她说她心里一直都有拥有自己品牌的梦想,但是给别人打工这么久,明白这个行业不是仅仅凭自己的热情就可以闯天下,她希望能把自己想象到的困难在开始前都解决了,然后再成立自己的品牌,心里会更踏实一点。

  2011年4月,经过了5年在英国时装企业的水洗打磨,何平终于做好准备,离开Aftershock,成立了自己的女装品牌“PINGHE”。短短两年时间,从无到有,从公司里只有何平自己一个人到目前已经拥有一个国际化的团队,仅伦敦工作室就有8人,在北京也有一个工作室,所有服装的制作都在北京工作室完成。

  对于从设计者到经营者这一职业身份的转变,何平坦承,现在设计变成了一部分,很多时间要花费在运营上,在思考一件产品的时候,并不仅仅是停留在设计方面,还要考虑到从设计到市场,到最终销售整个部分。但也因为这样,何平说她现在能更确实地把握风格,得到自己最想得到的结果。“我觉得我也是在不断地历练中成长,以前每天在创作,现在每天在解决问题。”采访何平的时间是在圣诞节前,她早在3个月前就开始思考“PINGHE”的市场在这个季节里要怎么做,还考虑到时装秀结束后反响很好,“PINGHE”要怎么去保持这种热度,而不让它冷却下来,“每天要想很多很多的办法,跟我的团队去开会、讨论,得到我们最终想要的办法,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执行下去。”何平说她做设计总监时最大的好处就是只需要考虑如何把品牌所需要的和她的设计紧密地粘合在一起,保持这个品牌的传统性,可是现在,她要去做的比设计更多。

  幸运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从众多设计专业毕业生中脱颖而出,做到英国时装企业的时装总监,在合适的时候开始创立自己的品牌,何平一路走来并未遭遇很大的挫折,在我看来,这条路上,她总是能得到幸运之神的眷顾。

  在何平入职Aftershock时,由于当时世界时装行业正将视角伸向中国,很多服装加工厂都选择了在中国建立,而何平作为中国人,并且拥有上海的工作经历,对于中国服装加工业非常了解。所以,凭借这样的优势,何平成功拿到了Aftershock的入职通知书,当时,Aftershock全公司就只有何平一个中国人。

  之后,何平创立自己的个人品牌,得到了家人的最大支持。在她第一次跟老公提出辞职,创立个人品牌的想法时,得到的回复是: “很好啊,我已经等不及了。”开始筹建个人品牌时何平遇到很多困难,心里觉得累,忍不住跟老公倾诉,他放下手边的工作,十分耐心地安慰何平道:“不用担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行了,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做不成也没什么。失败了就回家画画。”回想当时,何平告诉我:“这些话让我很开心,他让我知道自己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不一定非要去完成这件事,更多的是出于我的兴趣爱好去做这件事,这种‘退而求其次’的感觉反倒让我扔掉包袱,一身轻松地去迎接各种挑战。”我想,正是因为有了家人的支持,在没有任何生活压力的情况下,何平才有可能在自己喜爱的事业上走得更远。

  不久的将来,“PINGHE”女装会进驻Harvey Nichols等英国高级百货公司。何平的梦想是将“PINGHE”经营成为国际化的时装品牌,在新一代时装品牌中成为佼佼者,结构更加完善,每一个部门都有最合适的专业人士去领导,不是让一位设计师去做一千件事,而是让适合做的人去做这件事。

  在采访的最后,她跟我说了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从设计者到经营者,我也从一个女孩变成了女人,做女孩的时候不需要凡事雷厉风行,但变成女人后,开始懂得需要控制步伐,在最合适的时间去做最合适的事情。”(张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