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征与唯美的对话 ——王天德的媒介,全球华人名人人物网
中文繁体    |    收藏本站   
用户名: 密码:
书画名人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画名人
象征与唯美的对话 ——王天德的媒介
  王天德在二十年的水墨创作中,一直尝试把传统水墨媒介转化为当代艺术语言。王天德也是第一个尝试用水墨媒介做“装置”的艺术家。在这方面他是一个先行者,同时又是一个温和的改良者,而非以破坏为先的激进革命者。

  尽管,王天德也采用了当代艺术的一些激进手段,比如,用水墨宣纸和实物一起做装置(《水墨餐桌》);把旗袍的形象和山水形象合为一体;用香烟在宣纸上烧出空洞的、然而一样具有韵律和节奏的书法;把西泠印社的字帖烧成纸灰,并用它做成一座“孤山”;在这个展览中,王天德又别出心裁地用煤堆成一座“煤山”。王天德总是在尝试把水墨的界限打破,融入生活和三度空间的形式。

  但是,王天德对水墨技法和材料的突破,都不是想破坏传统山水画和书法的美学,不是想用装置或者录像去替代水墨这种艺术,相反,在王天德的所有作品中,这些水墨画之外的物质(中国餐桌、纸灰、绸缎、煤炭等)都是一种美学隐喻,一方面,隐喻了水墨美学的本质;另一方面,这些物和材料也隐喻了某种社会意义。但是,王天德的独到之处就是能够把美学隐喻和社会隐喻不露声色地结合在一起。把这些似乎和水墨无关的材料和水墨画在视觉和联想上达到统一和谐。这恐怕不是来自理性和逻辑的推断,相反来自一种敏感,一种“意在言外”的联想。而这正是王天德艺术创作的一贯性“逻辑”。也就是说,和很多人在尝试新媒材和引进西方观念艺术的时候基本放弃掉水墨媒介不一样,王天德仍然努力保留传统水墨的美学性格,这是至关重要的。这倒不一定是出自王天德的某种宏大叙事的理论,很可能直接与王天德的个人趣味和价值观有关。也就是说,这是个人性和偶然性的问题,不一定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整体结构和必然性的问题。

  所以,王天德在选择一些现成品材料的时候,可能无意把水墨变成现成品的观念艺术,尽管它可能不甘心只做一个传统类型的书画家。所以,在他选择以某种物质作为水墨媒材的替代物或者承载物的时候,比如,选择绸缎(旗袍)、纸灰甚至煤炭作为直接的媒材替代传统水墨材料的时候,王天德不但没有放弃水墨的美学性格,相反,为我们提供了某种开放性解读传统水墨美学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