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克诚:素情自处锲而不舍,全球华人名人人物网
中文繁体    |    收藏本站   
用户名: 密码:
书画名人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画名人
姚克诚:素情自处锲而不舍
  清人王国维云;“古之成大学问、大事业者,必经过三种境界。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姚克诚先生年过花甲,在学习书法之途深感这三层境界的酸甜苦辣。在书法艺术追索上全其心,专其志,殚精竭虑,不达目标,决不罢休。他1950年生于成县,字恒池,号闲赋轩翁,童幼习书,涉足书道五十多载。1956年上小学时写大楷、填小字是必修之课,教师督促甚严,他也以此为乐,往往是超量完成作业。五年级已开始习练草书。初中二年级参加全区的书法比赛,应邀给乡亲写春联、中堂等。1966年上师范,正值“文革”,抄写大字报、书写标语几乎成了他的专利,进一步培养了习书兴趣,也练就了一手好书法,十七岁的少年就被人刮目相看。1969年师从我省著名书法家刘九畴先生,刘先生精心书写毛泽东诗词37首相赠,多年来手传心教、悉心指导,使其在传统的道路上越走越稳,思路日趋成熟。

  1969年参加工作后,从事中学语文教学12年,在成县宣传部工作5年,慕名求字者不少,办大型墙报、节刊、书写路旁大标语,他都尽其所长,榜书挥洒自如,恢宏大度。1978年考进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进修,在文学素养和书法艺术理论上都有了新的长进,但他却仍在第一境界徘徊。正如他在《克诚书艺》自叙中所言:“事教十二载,日夜思进,可叹应酬之书甚多,浮躁心境萌生,钻研苦练不足”。1985年至1987年考入省委党校培训班学习,年近不惑,深悟学海无涯之理,在别人嬉戏玩乐之时,他却闲暇静夜习书,临习欧、颜等帖和钟绍京小楷,并钻研书理评论等,每天不少于4小时,每晚十二点以前未停手。党校校刊登载他的作品,两次书法展览中获第一名、十余幅作品被党校永久收藏。

  1987年调陇南地委宣传部工作,主笔编写《当代中国的甘肃》陇南分章,后任地委秘书处秘书科长、陇南工会副主任,政事繁累,事无巨细,他习书之志未衰,忙中偷闲,在临习欧阳询、颜真卿诸体楷书的同时,精心临习怀素的行书帖《离骚经》和汉三颂之一的《西狭颂》等,书法艺术之树在优秀传统营养的滋润下根深叶茂。其作品流传陇南城乡。

  1993年奉调甘南藏族自治州,无论在州政府办公室任副主任,还是在州广播电视局、州土地环保局当局长,追求书法艺术的理念不改,习书成了自己强制性的日课,挪暇挤时,苦中求乐。用两年时间专习草书,日课怀素大草千字文,广涉草书诸家。后又精习《西狭颂》等碑帖,偶有心得提笔创作。1997年至1999年入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研修班学习,按教学要求临书、创作,精心研读书论,习作受薛夫彬、周持、于曙光等名家校改品评,受益非浅。眼界日高,追求亦远,作品中的毛病和不足自己可以看出,欣赏和评论书法也能切中艺理。年近半百,常以习书为乐。赋闲半年,时宽日长,偶成“闲心人寿”藏头诗四句:“闲赋方思过,心静悟艺深,人生岁月短,寿而享天年”,并以此意为号曰“闲赋轩翁”。遍临诸名帖,以名诗、佳句、范文精心临习并创作,行、楷、草、隶兼作,遂成书作500余幅,汇集成“闲赋集”五卷,不时翻捡,诊弊寻珍。十二年间,饱尝了“衣带渐宽终不悔”的滋味。

  2001年到省政府办公厅工作,世事洞明,政事尽心竭力,怀知足常乐之心,不为名累,懒于利争,悟道省身,终身修艺。癸未仲夏遂成“悟道”四句:“蹉跎年华五十强,卅五奔波头白郎,执教政事世道悟,老来翰墨论短长”,以明心志。工余静心习艺,精读论书佳作,数十遍反复研临《兰亭序》、《书谱》、《离骚经》、《虹具诗》、《西狭颂》等名帖,以求心手一致,领悟其精神与神韵。夏炎冬酷,眼花体乏,他却觉甘甜。期间临习创作了大量精品佳作,15米长卷《离骚经》、18米长卷《书谱》、《圣教序》等,展出时受到专家学者和观众的赞誉。

  姚克诚先生书艺植根于传统,五十年矢志不渝,不管书坛刮什么风,他都能耐得住寂寞,不为时风所动。1987年著名书法家张邦彦题赠他“锲而不舍”条幅。1988年他向省文联主席、著名书画家陈伯希求教时,陈伯希先生看了他的作品后书赠“素情自处”,更坚定了沿着传统走下去的信心。老前辈的点拨,姚克诚先生深悟其妙,奠定了艺术思路的坚实基础。他认为,学习书法首先要摒弃功利思想,要有铁杵磨成针的韧劲和耐心,要有卧薪尝胆的心志与锲而不舍的恒心,把书法艺术作为终身追求,才能有所成就。书法艺术上不要为名利所累,只有书法水平提高了,名气自然就会随之而来。乙酉春偶成《学书有感》诗一首:“涉足书道五十年,圣贤墨迹都临遍,不追时风拒虚名,继承创新基础坚。心静思艺悟奥妙,晨夕不辍勤锻炼,时逝岁移人书老,知足常乐不慕仙”,这也成了他学书的自画像。他也踏入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的境界。

  姚克诚先生字外功夫不浅,涉猎广泛,长期从事文字写作,调研文章、政论、专业研究、综合报道等见诸国内报刊。“改革绘就草原丰收图”文章获“全国大地之光”新闻三等奖。他为人谦和,待人以诚信忠厚为本,办事认真负责,一丝不苟。他主张学书要重修养,首先要堂堂正正做人,人正才能笔正,高雅的气质、远大的胸怀、厚积的学问,才能形成书法恢宏的气韵。他在创作书法作品时,非常注重书写的内容,内容多为勉人励己之句,以求书艺与内容的高度统一,让人既能享受书法艺术的乐趣,又能获得为人处事的启迪与教益。赠人的作品都结合求字者的爱好、兴趣确定书写内容。对于文秘人员,他常写“刻意为文应善变,平情待物不须雕”。对政要名人,他常书“德成名自立,行在言为先”,“积善成德”等。原政协副主席韩正卿求字,他以韩老先生廉洁勤政、钟爱诗书为内容,自撰诗“典型红日照东江,背篓书记清名扬。贫脊定西始变样,引大入秦济旱荒。勤政廉洁谦且让,扶贫状元又增光。诗书业中度夕阳,乐享天年寿而康。”书赠韩老先生,韩老先生高兴地说,这不但总结我40多的工作历程,也把今后的生活目标也包括进去了,我将珍藏。对亲朋诸人又以“要谨慎、学吃苦、能让人”赠之。他非常注意搜集处事为人的铭文佳句、诗词等。读书阅典、观书赏画,每有精妙佳句,及时摘抄。随身携带30余年的小本子,摘抄、记述的内容十分广博。他背诵的名诗佳句也不少,创作时因人而异,信手拈来。

  姚克诚先生耗五十多年时日,积蓄了深厚的传统功力,书法涉猎篆、隶、楷、草、行诸体,书法创作与研究讲求每一笔寻其出处,知其所以,又知其所以然,问其所来,又问其所去。他的书法在传统的基础上又汲取了当代创作的审美理念,书体纵横而不意乱、洒脱而不放纵,其行草书体气势流畅,追求“字中有笔”,长画短点、顿挫双畅的韵致,章法上奇正相生、错落取势、彼此呼应,因而透出了气宏神逸、遒劲清丽的风姿。他的隶书作品取法于《西狭颂》、张迁碑等,结构方正,笔划舒展平稳、遒劲有力,字体雅洁,清峻雄浑中透出秀逸之气。几十年来,他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虽书法作品受人钟爱,但他不事张扬,不参赛、不参展。闲暇别无旁务,痴心研习书法。《中国书法》杂志、《书法报》文章每篇必读,并购置了不少书法光盘,偷闲观看,聆听当代名家的经验之谈。并追根求源,研习篆书和篆刻,以丰富书法创作之路。把先人以我为用、师造化以抒己情,形成了自己的书法风格。

  2004年,在亲朋好友相携勉励下,出版了《克诚书艺》作品集,开始参展参赛。与小弟联合举办姚克诚、姚四有兄弟书画作品展,先后在兰州、陇南、庆阳、天水、张掖、乌鲁木齐等市展出,书名鹊起。原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亲笔致信祝贺:甘肃省委书记陆浩题词“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以示勉励;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郝洪涛、原省政协副主席韩正卿自撰诗句书赠祝贺。甘肃、新疆的报刊、电视台等多家媒体予以宣传报道。姚克诚先生的书法作品也先后在《书法报》、《中国国土资源报》、《甘肃日报》、《甘肃经济日报》、《甘肃广播电视报》、《甘肃风采》等报刊发表。入编《中华书画宝典》、《中国当代书法家作品库》、《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家收藏大典》、《中华文苑英华大典》、《中国当代书法篆刻精品选集》、《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名作博览》、《中国当代书法艺术鉴赏》、《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一百周年书画展作品集》、《“杏花村汾酒集团杯”第二届全国电视书法大赛优秀作品选》等近20部书典,作品被国内多家艺术单位收藏。其“听涛轩”、“鸣翠亭”、“崆峒崖”等作品被AAAA级冶力关森林公园刻匾刻石。

  他先后参加了“第四届‘黄山杯’中国当代书画名家邀请赛”、“首届中国书法篆刻大奖赛”、“首届‘文苑杯’中国书法美术摄影作品大赛”、“金圣杯全国三农书画大奖赛”、“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一百周年书画展”、“全国‘伏羲杯’诗画大展赛”等书法展览,分别获金、银、铜、优秀等奖项。并被授予“百名画圣书圣艺术家”、“中国当代艺术精英”、“当代书法艺术家”、“中国书画才情选手”等荣誉称号。2008年以来,先后参加广州、深圳、西安、长沙、武汉、义乌、香港等地,国家级、省市级大型文化博览会。作品入编各类会刊。《卓克艺术网》、《中国名人字画销售网》设有个人官方网站。2007年、2011年先后又出版《姚克诚书艺》两本作品集。传略入编《世界名人典库》、《世界优秀专家人才词典》等书。《书法报》、《甘肃风采》、《天水日报》先后刊发了姚克诚先生个人专题介绍。2006年5月,在甘肃西狭颂文化促进会成立大会上被推选为驻会副会长。

  姚克诚先生现为中国文人书法协会会员、中国书画艺术创作中心顾问、书圣吴道子艺术馆理事、盛世轩书画艺术研究院和北京美阿国际艺术中心签约书画师、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唐代文学研究会甘肃分会会员。

  姚克诚先生五十多年苦学不辍,年过花甲,书法创作已入佳境,可谓人书俱老,但要达到艺术境界的入化状态,进入空灵的创作境界,仍需艰苦的思想积累和笔墨锻炼,不以线条之实表达为尺规,而能在天人之和中寻求精神寄托,必能创造独特的艺术框架、更加大气夺目的艺术气度和后世留传的精品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