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欢,全球华人名人人物网
中文繁体    |    收藏本站   
用户名: 密码:
华人名星
当前位置 >> 首页 >> 华人名星
刘欢
            刘欢(中国著名歌唱家)
 
刘欢(Liu Huan),中国著名男歌手、知名音乐人。因在流行音乐方面的成就被誉为大陆地区最具影响力的“音乐教父”超级巨星,在华语歌坛极具影响力。自1985年夺取首都高校英语和法语两项歌曲大赛的冠军以来,一直屹立于歌坛之巅,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流行歌坛“大哥大”。1987年,中央电视台热播电视剧《雪城》和《便衣警察》,两部电视剧的主题歌《心中的太阳》和《少年壮志不言愁》,让刘欢的名字一夜之间家喻户晓。曾演唱很多著名经典电视剧主题曲,代表作《少年壮志不言愁》、《弯弯的月亮》、《千万次的问》、《得民心者得天下》、《好汉歌》、《凤凰于飞》,深受广大群众喜爱。早在1987年的抽样调查中刘欢的知名度就已达87%。2013年1月1日刘欢在北京万事达中心举办《倾听我们的年代——留欢2012》大型演唱会。
刘欢音乐专辑

目录

1人物简介

简介 主要经历

2家庭生活

爱情和婚姻 女儿
温情永远

3主要作品

词曲创作 演唱作品

4个人语录

 

 

1人物简介

简介

刘欢,一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名字
刘欢

  刘欢

,一个早在20多年前的抽样调查中知名度就已达87%的音乐人,自1985年夺取首都高校英语和法语歌曲比赛双料冠军以来,一直屹立于歌坛之巅,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流行乐坛的领军人物。
以一个歌者形象走进人们视线的刘欢同时具有很强的音乐创作能力,从最早的歌曲《磨刀老头》、《你是一面旗帜》、《丁香雨》到风靡全国的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东边日出西边雨》、《胡雪岩》中的原创音乐和歌曲,除了其中的绝大部分演唱,刘欢还包揽了全部的作曲(部分含词)、编曲和制作,刘欢是中国内地头一批为数不多的能用电脑编曲和制作的音乐人之一。早在1990年和1996年刘欢就已先后当选为“全国十大青年作曲家”和“中国十大词曲作家”,并且两次都是同时获得“十大”歌手和“十大”作曲家称号的音乐人。时隔16年,刘欢为电视剧《甄嬛传》创作的音乐在2012年再一次带给人们惊喜,受到了圈内外人士的一致认可和普遍好评,主题歌《凤凰于飞》更是广受年轻人青睐。
刘欢除了是一位集作词作曲、编曲、制作和演唱于一身的全能音乐人,他还致力于音乐教育二十多年如一 日。他先后在自己任职的国际关系学院和对外经贸大学开设《西方音乐史》选修课程,并应邀到北京数所高等院校举办过音乐讲座,为学生普及音乐知识、提高音乐素养耕耘不辍。
2008年8月8日,刘欢登上了演唱生涯的最高峰,与莎拉·布莱曼共同演唱了第29届北京奥运会主题歌《我和你》。

主要经历

1963年8月26日出生于天津的一个教师家庭
刘欢四岁

  刘欢四岁

1976年至1979年先后在天津体育馆中学、天津12中和61中念初中;
1979年至1981年在天津耀华中学读高中;
1981年至1985年就读于国际关系学院法国文学专业;
1986年至1987年志愿参加中央讲师团赴宁夏石嘴山支教;
1988年6月8日在北京青龙桥与时任湖南电视台编导兼主持人卢璐登记结婚;
1991年9月2日女儿刘熠思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诞生;
2010年4月在北京医科大学第三医院成功进行右腿人工髋关节置换手术;
1987年至今,先后在国际关系学院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西方音乐史》;
1985年至今,创作和演唱了不少中国听众和观众耳熟能详的音乐作品。

2家庭生活

爱情和婚姻

与妻子卢璐

  与妻子卢璐

有关刘欢和妻子卢璐一见钟情的爱情故事一直被媒体所称道,最真实也最准确的描述详见卢璐著作《嫁给刘欢》。
从1987年11月卢璐被单位指派进京邀请刘欢等演员参加湖南电视台88年元旦晚会到1988年6月8日两人登记结婚约半年时间,但从两人真正认识到“私定终身”只花了9天。从这个意义上讲就是现在所谓的“闪婚”。
在妻子眼中,刘欢不但年轻有为,才华横溢,人也长得非常精神,气质不凡,绝非媒体间网络上以讹传讹的所谓“丑男”。卢璐十分欣赏刘欢身上那股子北方男人的粗犷和大气。在她看来,丈夫之所以被划为“丑男”完全是因为自己孕后害口惹的祸,刘欢就是从那时起一胖不可收,但这丝毫无损他在她心目中的“才男”形象。
2013年夏天,刘欢夫妇将迎来他们的“银婚”纪念日。

女儿

刘欢的妻子卢璐于1992年9月2日晚在北京自然分娩,顺利诞下重3480克的女儿。
女儿的名字“刘一丝”为刘欢所取。想法很简单:好念,好记,好写,不易重名。坊间流传的该名源自“佛语”之说实属谣传。
女儿小学四年级时,在她的英语老师恳切建议下,刘欢夫妇俩很快就向当时的户口所在地派出所递交了女儿的更名申请。从此,女儿改名为“刘熠思”。
对于女儿,刘欢有太多的愧疚。孩子小时候正逢他最火之时,不方便陪女儿出去玩;女儿越来越显露出音乐天赋后他又后悔孩子小时太顺其自然,没花功夫培养孩子的音乐技能。为了弥补女儿,刘欢在北京奥运之后迅速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外,远赴美国替换妻子为女儿陪读,全心辅导和照顾女儿的学习及生活起居。一年后,刘欢终于如愿以偿,亲自把女儿送进了她最心仪的大学和专业。

温情永远

——《嫁给刘欢》代序 文:水均益
和刘欢都到了四十岁。四十岁的男人应该是不惑的成熟的大男人了我,而且,这个年龄的人大半不太会含情脉脉了。温情似乎已经离我们远去。
前几天,和几个朋友一起喝酒。深夜里,当每个人都已经是醉意浓重的时候,电视里忽然响起了一首久远的老歌。“天上有个太阳……”一个熟悉的声音。刘欢!突然间,我意识到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刘欢了。以前,我和刘欢两三个月准要聚一次。每次都会彻夜喝酒聊天直到天明。最近半年多,我们几乎没有来往,只是打过几次电话。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我准备去伊拉克前的一次。那是在我动身前一天的晚上。当我在电话里告诉正在外地的刘欢第二天我要飞往中东的时候,他没有说话,好半天电话另一头传出一声无奈的叹息:“哥们儿,这回可不同以往,你可得千万小心。”认识刘欢这么久,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他的真情流露。在那以后,刘欢又约过我几次,而几次都是因为我的原因爽约。但这中间,我隐约感觉得到,刘欢似乎正在进入一种新的状态,一种对自我、对生活、对事业重新认识的阶段。而这里面,多年为事业奋斗力图掩饰的那种温情正在不自觉地回到他的内心。从他的新专辑《六十年代生人》、从他在一些电视访谈节目中对爱情深情的回忆、从他对老友时常表现出的眷恋,等等,都不难看出这样的变化。说实话,作为和他同龄的我,又何尝不是一样?
于是,在《雪城》插曲响起的那个深夜的凌晨两点多,我拨通了刘欢家的电话。如我所料,刘欢没睡,正精神地看电视呢。听到他的声音,我忽然动情地大声对他说:哥们儿,我想你(我从来不说这样肉麻的话)。电话那头刘欢一如过往热情地说:那就过来吧,咱好好聊聊。那一夜,我们又聊到了天亮。在“爆侃”了一夜国际局势之后,刘欢对我说:我老婆的那本书,你给整(写)个序吧,序的名他替你想好了——《温情永远》。几天后,我拿到了卢璐的大作《嫁给刘欢》的部分书稿。尽管我和刘欢是好朋友,但他和夫人的爱情故事我更多的是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只听刘欢和卢璐跟我说过,他们的爱情发端于一次不到九天的邂逅。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一场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女的“干柴碰烈火”。看了《嫁给刘欢》,我才知道原来那是如此深刻的爱情。她深刻到可以感染你、感动你。她的脉脉含情又会猛然间刹住你匆匆行走的脚步。你会问自己:我的温情呢,哪儿去了?
卢璐最初告诉我要写《嫁给刘欢》时,我以为我是明白她的心思的。她爱刘欢,而且为此幸福着。记得有一次我作为嘉宾在央视《朋友》栏目录制刘欢的专集。整个录制的过程中,我发现,卢璐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刘欢。那深情的目光里根本不存在别人。当现场刘欢回忆起夫人如何给了她巨大的安慰时,坐在观众席里的卢璐早已是热泪盈眶了。其实,卢璐爱刘欢,这在朋友们中间早已经是共识了。然而,看过了书稿,我忽然明白了更多。我看到,卢璐这个女人的幸福来自于她的内心,来自于她善良的本质,也来自于她对自己缔造的生活的满足。正因为如此,一个进入中年的女人,一个有了十几岁女儿的母亲,一个生活在名人丈夫的光环下的妻子,才能够如此从容地记录自己的婚姻,生活的灿烂也才能够为她制造出无尽的浪漫。
我为刘欢高兴。我也为卢璐高兴。
在人类一代代的生息繁衍进程中,有太多令人感动的爱情;在一个个人物的艰难跋涉之中,留下过多少感叹和惋惜;在一段段的回忆挥之不去里,又给了你我怎样的感悟。冥冥之中,请记住这几个字:温情永远。

3主要作品

词曲创作

*《阿尔卑斯山的小雨》(法文) (1985年)
*离不开你》(作曲、演唱) 电视连续剧《雪城》片尾主题歌(1987年)
*你是一面旗帜》(作曲、编曲、演唱) 时事政论片《世纪行》主题歌(1988年)
*蒙古姑娘》(词曲、演唱) (1988年)
*磨刀老头》(词曲、编曲、制作、演唱) (1988年)
*丁香雨》(词曲、编曲、制作、演唱) (1988年)
*共有的家园》(作曲、编曲、制作、参与演唱) 首都文艺界赈灾义演主题歌(1991年)
*电视连续剧《北京人在纽约》原创音乐(作曲、编曲、制作、部分译词、演唱)(1993年)
包括主题歌千万次的问》(中英文两版)和《报应》
插曲《相约如梦》(中英文两版)、《谎言》《Someone》共七首歌曲
*《让我们同行》(作曲、编曲、制作、演唱)
为第六届远东及南太平洋地区残运会而作(1994年)
*电视连续剧《东边日出西边雨》原创音乐(词曲、编曲、制作、演唱) (1996年)
主题歌爱情》和爱之无奈
插曲四首《爱的寓言》《一个人》《我好像不懂》
*电影《带轱辘的摇篮》原创音乐(作曲、编曲、制作) (1995年)
*《梦回的家乡》(词曲、编曲、制作、演唱)电视连续剧《上海人在东京》主题歌(1995年)
*电视连续剧《胡雪岩》原创音乐(词曲、编曲、制作、演唱) (1997年)
主题歌《去者》《情怨》
*电视连续剧《第三军团》原创音乐(词曲、编曲、制作、演唱)
主题歌《第三军团团歌》《我们、他们》(1997年)
*电影《青春旷野》原创音乐(作曲、编曲、制作) (1997年)
*天地在我心》(词曲、演唱) 国产美术大片《宝莲灯》主题歌(1998年)
*温情永远》(词曲、编曲、演唱) (2000年)
*《Far Away》(词曲、编曲、制作、演唱) 电视连续剧《偷渡客》主题歌(2000年)
*《璐璐》(词曲、演唱) (2004年)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词曲、与那英合作演唱) 北京奥运会口号主题歌(2005年)
*《家园》(作曲、演唱) 电视连续剧《闯关东》主题歌(2007年)
*《大爱》(词曲、演唱) 为宝马西藏巅峰论坛而作(2010年)
*电视连续剧《甄嬛传》原创音乐(作曲、制作人) (2010年、2011年)
主题歌《菩萨蛮》(男版演唱)、《凤凰于飞》(含词、演唱)
《采莲》《金缕衣》《惊鸿舞》三首插曲

演唱作品

主要演唱作品(不含刘欢创作)
《MY WAY》(英文演唱)1986年 ——美国电影《夺标》主题歌
《爱的一生》(法文和中文双语演唱)1986年
——苏联、法国、意大利合拍电影《德黑兰43年》主题歌
《世界需要热心肠》词:乔羽 曲:谷建芬 1986年
《绿叶对根的情谊》词:王健 曲:谷建芬 1986年
《心中的太阳》词:李文岐 曲:李黎夫 1987年 ——电视剧《雪城》片头曲
少年壮志不言愁词:林汝为 曲:雷蕾 1987年 ——电视剧《便衣警察》片尾曲
《弯弯的月亮》词曲:李海鹰 1989年
亚洲雄风(与韦唯合唱)词:张黎 曲:徐沛东 1989年
《不能这样活》词:张黎 曲:徐沛东 1991年 ——电视剧《辘轳、女人和井》片尾曲
《昨天下了一夜雨》词:张黎 曲:刘青 1992年 ——电视剧《山不转水转》片尾曲
《人生无悔》词:梁国华 曲:徐沛东 1992年 ——电视剧《风雨丽人》片头曲
《这一拜》词:王健 曲:谷建芬 1993年 ——电视剧《三国演义》插曲
《七步诗》词:曹植(魏) 曲:谷建芬 1993年 ——电视剧《三国演义》插曲
《哭诸葛》词:王建 曲:谷建芬 1993年 ——电视剧《三国演义》插曲
《过把瘾》(与那英合唱)词:张和平 曲:王小勇 1993年 ——电视剧《过把瘾》片头曲
《糊涂的爱》词:张和平 曲:王小勇 1993年 ——电视剧《过把瘾》片尾曲
《花开花落》词曲:李海鹰 1993年 ——电视剧《花开花落》片头曲
《GOOD LUCK BEIJING》(《祝福北京》英文版 与韦唯合唱)
词曲:George Murodur 编曲、制作:刘欢 1993年 ——北京2000申奥主题歌
《渔娘》词曲:高晓松 1994年
《人生第一次》词:徐思萱 曲:士心 1995年
《好风长吟》词曲:高晓松 1996年
《从头再来》词:陈涛 曲:王晓峰 1997年
《好汉歌》词:易茗 曲:赵季平 1997年 ——电视剧《水浒传》片尾曲
《你是这样的人》词:宋小明 曲:三宝 1998年 ——电视片《百年恩来》片头曲
得民心者的天下词:梁国华 曲:徐沛东 1998年 ——电视剧《雍正王朝》片头曲
《笑傲江湖》(与王菲合唱)词曲:赵季平 2000年 ——电视剧《笑傲江湖》片尾曲
《飞翔》词曲:高晓松2002年
《喂鸡》词:王志安 曲:王健 编曲:孟军
《怀念战友》词:集体 曲:雷振邦 编曲:三宝
《映山红》词:集体 曲:傅庚辰 编曲:三宝
《亚非拉》词:佚名 曲:乌斯满江 编曲:捞仔
《台湾同胞》词:于宗信 曲:覃钊邦 编曲:捞仔
《一朵鲜花》(与宋祖英合唱)词:葛炎、刘琼 曲:罗宗贤、葛炎 编曲:叶小刚
《草帽歌》词:西条八十(日) 曲:大野雄二(日) 编曲:三宝
注:以上七首歌曲均出自2003年出版发行的刘欢翻唱专辑《六十年代生人》
《When a butterfly loves a flower》(与齐豫合唱)词曲:刘彤、妮楠 2004年
《在路上》词:集体 曲:王晓峰 2004年 ——电视栏目《赢在中国》主题歌
《我和你》(与莎拉布莱曼合唱)词曲:陈其钢 2008年 ——第29届北京奥运会主题歌

4个人语录

2001年刘欢

  2001年刘欢

“如果我们把音乐看得高一点,把自己看得小一点,其实很多烦恼就没了。”
“我去过维也纳的那座享誉世界的音乐厅,坐在票价高昂的豪华包间里我想:这里面都是来自欧洲和世界各地的贵族,他们把音乐视为一种修养和享受,把这包厢当做社交场所,但在音乐厅里还有一大群站着在听的人,他们是学生、知识分子和下层劳动者,但他们是真正懂音乐的——这些人是欧洲的精神贵族!我要把你们培养成中国的精神贵族!”
“音乐就是很美好的东西。我们这些做音乐的人,在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美好给展现出来。中国古人说得对: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那个好的东西本来就是在那儿的,只是你去把它展现出来。这应该是我们基本的想法,如果想要愤怒,我找音乐干吗呀,是吧?”
“愤怒出诗人,但诗人在展现出来的是另一个东西——从古典的审美来讲,那是悲剧的美,是另一个层次上美的体现,它绝不是骂街。现在回过头看,从古典到现在,所有历经岁月沉淀下来的所谓愤怒的音乐,它仍然是美好的。就像贝多芬,也许他那时候是愤怒,但他做的交响曲是好听的呀,他不是拿这个东西来骂街的。他最终把它展现出来还是一个美好的东西,哪怕是痛苦,它也是一种美。”
“我们做音乐的人应该用音乐的方式来记录历史。中国的历史比较奇怪,‘文革十年’好像可以把它从中间抽出去,它跟前边没什么关系,跟后边也没什么关系,历史在这里有一个断层,我们恰好在那个时候长大。我觉得我们应该用音乐的办法澄清一下我们自己,知道我们怎么长大的。这张唱片我采取的演唱和编曲方法完全是今天的时尚语言,我们通过这个办法告诉我们的下一代,8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让他们也可以通过我们这张唱片知道我们小的时候一些美好。就是这么一点目的。”“对那个年代的看法是一回事,如何表达是另外一回事。那种把自己的伤疤活生生地揭开来给人看,那不是我喜欢的方式。”
“别把自己想得太高了,而是应该把音乐看得更高一点儿。这是我做音乐始终找的一个概念。所有做音乐的人在音乐面前都是小的,音乐是最大的,你永远要仰视它,尊重它,不能把它当成自己的一个什么工具。我过去研究古典音乐就发现,很多成功的大师都只是尽他的才华展示音乐,他很尊重那个东西。到浪漫主义后有点儿变化,好像大家把音乐当成自己的出气筒了——我不高兴,我就得让所有人跟着我一起哭——这不好,因为音乐展现的就是个美好的东西。大家应该平易一点,把自己看小一点。你越这么去想,可能这种使命感的事儿也就越小了。去瞎弄什么事儿啊,我把音乐本身做好,就对了。”
“我唱的歌似乎很难跟生活套上。源于生活?你说唱胡雪岩那些,源于我的哪种生活?我没地方去找百十年前那种富商的感觉,做梦也找不着。《好汉歌》就更不靠谱了,那唱的是江洋大盗。音乐是个艺术品,最终实现的是审美。跟生活有关系,但不仅仅是源于生活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儿。别人常问我:你在唱歌时想到了什么?坦白地讲,什么也没想。演出前把歌练熟了,然后就站在舞台上,你张嘴,按照你的领悟表现。你对音乐的感受,你对音乐的理解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流出来了。你唱完了歌,你的声音,你的动作,连同你的形象都可以被淡忘,剩下的还有一些东西让人感动,这才是音乐的魂。”
“实际上唱歌拚到一定程度后,最后拚的就是修养。这个东西还说不清楚,它是多年积淀下来的,当你唱歌的时候,这些东西就会流露出来。而且这个东西特别有力量。”
“60年代生人大多是80年代初走向社会的。我们是怀着上一个年代集体趋同的未来展望‘走进新时代’的,而这个扑面而来的时代正与我们心中的原本的形象渐行渐远,我们被迫在二十多岁以后又随着时代年复一年地调整自己,重塑心中的一切(幸亏只有二十多岁)。所以,我觉得我们是幸运的一代,我们在想象力和适应力最好的年龄经历了中国的又一次巨变。我们心中有我们固守的东西,却不妨碍我们游走于当今的社会。你说到‘艺术工作者’,具体说,我们可能都能接受当今的艺术商业化过程,像电影,像流行音乐的商业化,但我们心中还会把它们看成艺术。”
“当代的文化都不是当代的人能看得懂的,这就是为什么法国大革命过去那么多年才出现《双城记》,才出现《悲惨世界》,当时觉得自己明白的都被砍了头,什么马拉,丹顿,罗伯斯庇尔。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历史总是后朝修前朝,梁山好汉是宋朝的,也得等蒙古人回去了再由明朝人写。对了,有一种说法:梁山好汉喝酒时为什么都只切牛肉吃,是因为明朝皇帝的官讳。一定要说当下,那也只能是印象:我觉得现在是一些喧嚣很快被另一些喧嚣盖过。至于得失嘛,我觉得失去的是自己,得到的是失去。瞎说罢。”
“我认为艺术本身是很无力的,她只是文明的一种外化,她改变不了什么。艺术一旦变得强有力,那一定是裹挟了其他的东西,当然最多的是政治。艺术本身是还很脆弱的,很容易被强暴,也很容易被击碎。古希腊人就是一边研究着美学,一边去烧别人的宫殿。现在西方人还是如此。但好在,人类对美的追问从来没有停止过,这就是艺术发展至今唯一的原动力。所以,我们还是像德彪西在一战中的巴黎说的那样:这个美好的世界正在被摧毁,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多提供出一些美。”
刘欢:我其实只是个业余歌手
严格地说,我是一个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音乐训练的业余歌手。
我生在天津,上小学,读中学。虽然也喜欢音乐,但也只是在很小的时候跟着宣传队学过一点儿二胡。
我真正意义上开始自觉地去了解和学习音乐是在大学。以前考大学可不像现在这么容易,我高中毕业那年天津的大学录取率是3%,玩儿命了学呀。1981年,我考上了北京国际关系学院,学法语专业。
在国际关系学院这几年大学生活基本决定了我后来的生活轨迹。上世纪80年代初,中央广播电台有一个频道的调频广播仿古典音乐,我和同学有空就听。另外我们是外语专业,有时候老师也会拎着一个“砖头”录音机来放一些外国歌。那会儿我们想听点儿什么音乐可费劲了,谁要是有一套“披头士”磁带,不知道要被人“拷”多少遍。
不过就是在这种环境之下,我学音乐可以说是相当之快,原因是自己真的特别喜欢。印象比较深刻是我大二的时候,发现学校里有一台钢琴放着没人弹,我就把钥匙找到,在大家睡午觉的时候去弹钢琴。除了弹钢琴之外,我自己还学了好多歌曲。
毕业之后,我留校任教,先是在团委工作,后来我开了《西方音乐史》这门课,一教就是快20年,只不过我后来到了经贸大学教课。
1986年,中央电视台跟我约了一档节目,做一个电视专题,需要长一些外国电影的插曲,而且要求英文、法文都能唱,就找到我这里来。上了这么一个节目,就开始和这个圈子里的人接触到了。比较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李黎夫让我唱了《雪城》的主题曲《心中的太阳》,然后就是《便衣警察》的主题曲《少年壮志不言愁》,因为当时没有今天那么多电视频道,这两部电视剧全国都在看,我算是比较幸运的一曲成名。
后来我写了一些歌,比如《北京人在纽约》的主题曲和《从头再来》,也继续唱了很多电视剧的片头片尾曲,比如《好汉歌》,歌迷了解我,喜欢我基本也是通过这些歌曲。但唱片我只出了两张,1997《记住刘欢》和去年的《六十年代生人》。在这方面我是一个比较懒、比较闲散的人。
音乐这件事,我是一直当做我自己最喜欢的事在做。有人说音乐圈、娱乐圈怎么样,我倒是觉得一直做得挺快乐,我就是这样,把音乐当成好玩的事来做,要是哪天真成了“专业歌手”,可能就没这么轻松了。
口述:刘欢 采写记录:李志明
——摘选自2004年3月15日《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