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闯敢拼、机智达观的华人企业家---陈建南,全球华人名人人物网
中文繁体    |    收藏本站   
用户名: 密码:
华人精英
当前位置 >> 首页 >> 华人精英
敢闯敢拼、机智达观的华人企业家---陈建南
       本社9月29日电(记者田晓航 杨舒怡)陈建南,在埃及中资企业圈内几乎无人不晓。他有着多个头衔:埃及兄弟国际贸易公司董事长、埃及华人联谊理事会会长、埃及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中国华侨国际文化交流促进会理事……坐在记者面前的陈建南,显得非常敦厚和谦和,与人们对商人的印象形成很大的反差。

       说起来,陈建南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恋上”埃及的;起初,他甚至不是一名商人。

       1989年陈建南在温州师范学院毕业后成为一名小学老师,24岁时当上校长。陈建南的家乡浙江省温州市文成县是一个山清水秀、林木葱茏、堪称“天然氧吧”的宜居之地。有着37万人口的文成县同时是国家级贫困县,境内“八山一水一分田”,既不适合大规模种植粮食作物,也没有强大的工业基础。

       然而,温州人敢闯敢拼走天下的精神深深扎根于这片土地,弥漫在县城的每个角落。看到亲戚邻人纷纷出国打拼,陈建南心痒痒的。于是,1996年他弃教从商,远渡重洋来到荷兰,打算在这里开辟一片天地。用陈建南自己的话说,他“从山里面跑到了海里面”。

       也许只有温州人才会、才敢有这传奇般的人生经历。不懂外语也没有任何从商经验,有的只是干部家庭出身以及身为人民教师的温文尔雅,陈建南放下身段儿,“委屈自己”来到荷兰一家餐馆打工,干着从前不曾想象的苦力活儿。问路不懂外语,他就打手势、指地图给人看;从未出过国,却在毫无接应的情况下在陌生的国度间飞来飞去。不过,凭着乐观、机智、好学,陈建南一一克服了这些困难,并且每每觉得结局都还不赖。

       两年后他转战捷克从事箱包贸易和餐饮行业,在从意大利发货到捷克的过程中淘到了“第一桶金”。此后的生意一直比较平稳顺利,陈建南本以为就此将在捷克长期发展。

       2000年,陈建南来埃及旅游,不想却在这里看到了一片更广阔的天地。“埃及的中国人很少,当时汇率也高,缺乏中国产品,”陈建南说,“我觉得在这里大有可为。”自那以后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迅速转战埃及。

       陈建南对商机的判断是准确的。那时的埃及,对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感到很新鲜,据陈建南说,“连装运货物的纸箱子都能在埃及卖掉”。然而,2005年,受经济危机影响,埃及货币突然大幅贬值,陈建南的生意受到了影响。尽管仍有盈利,但考虑到汇率变动、物流太慢等做贸易的不稳定因素,陈建南决定自己做实业,于是,2009他开办了一家鞋厂。

       事实上,做实业也并不比做贸易容易。陈建南说,在埃及的中小企业面临的最主要问题就是融资难。因为规模小,贷款担保难,中小企业得不到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而在埃及本地银行融资也因“外企”的身份和手续不全等问题受到限制,得不到太多资金。“因为资金回笼慢,贷款难,所以企业做不大,只能靠脚踏实地,把每一点盈利慢慢积累起来,” 陈建南说。

       除了融资难外,语言不通、招收员工难、当地政府服务不到位、客户缺少诚信等困难,也三天两头给他和他的企业带来麻烦。

       但陈建南语气中并没有丝毫抱怨。“遇到困难只想消极的一面,心情就不会好。如果换个角度思考,总能发现积极的一面。就好比你如果为了完成任务写这篇稿子,心里可能会很烦,但一想到通过采访结识了一个新朋友,锻炼了文笔,你的心态可能就不一样了”。善于融会贯通的陈建南,随手就能撷取身边的事例生发出内在的道理。

      “10年里有1年能赚钱我觉得就可以了,”陈建南打趣道,似乎赚钱的愿望已不如他刚出国时那样强烈。

        事实上,赚钱早已不是他工作的全部。除了做生意,陈建南花费了大量精力维护在埃华商的权益。2001年,他的企业同20多家公司联合组建了埃及华人联谊理事会(下称“华联会”),从此,在埃中资企业有了一个互帮互助的组织和平台。同时,在他领导下的华联会,通过开办学校、建社区、办杂志等方式,方便在埃中资企业员工和家属等华侨华人在埃生活交流。

       近年来,埃及剧烈的社会动荡对经济造成了持续打击,在埃中资企业的生产、销售等活动都受到了严重影响。当问及为何仍然坚持待在埃及,陈建南说,除看好埃及的消费潜力、重要的地理位置等因素带来的商机,最让他不舍的就是埃及人的热情、良善和包容。“我对埃及人民有信心,”陈建南说。

       今年,陈建南曾设想过一个能造福中小企业、同时也有利于发展埃及地区经济的计划——在埃及的艾斯尤特省兴建一个占地100万平方米、拥有“前店后厂”格局的工贸区,可容纳500家工厂和1000家商铺进驻,发挥集群效应。

       这项计划本已得到中国驻埃及大使馆的认可,却受7月初埃及政局的剧烈动荡影响而不得不暂时搁置。

       不过,未来如果埃及政局恢复稳定,陈建南还会重新提起这个计划。用陈建南自己的话说,这是他在埃及做的一项“事业”。“这样既可以削减在埃中小型中资企业的经营成本、降低风险,还能带动当地就业,做成之后效果应该很不错,”陈建南略带自信地说。

       今年6月底以来,剧烈的社会动荡让埃及政治、经济前景扑朔迷离,但大部分做实业的在埃中资企业因为生产不能中止等缘故,仍在坚守“阵地”。“也许我还能在这里坚持半年。毕竟,彻底亏损的时候就待不下去了。但我还是希望埃及能迅速稳定下来,”陈建南笑道,对埃及的留恋之情溢于言表。